文章 种植世界

疫情迫使金马仑花农销毁1,200吨鲜花

疫情迫使金马仑花农销毁1,200吨鲜花

October 08 2020

分享这个

 行动管制令开跑至今重挫金马仑花业,在短短数周之内,当地花农迫于无奈之下,忍痛丢弃及摧毁高达1,200吨的滞销鲜花,亏损额推估近3,300万令吉!

  金马仑花业公会副主席黄承毅说,金马仑“丢花事件”一直存在,自冠病疫情扩散后,当地的鲜花只有10%得以外销,其余无法出口及内销本地市场,上述亏损的数字还在增加中,“丢花事件”每天上演。

  “金马仑有200至225户大小花农,做出口生意的花农占80%,而内销本地市场占20%,当中95%的金马仑花农受到波及,面临巨大损失。”

  他指出,新马泰的花卉市场冷淡,日本及新加坡的订单直线下跌90%,澳洲订单则是100%停止,香港方面,花农目前仍可接获20%的订单。

  “外销出口的鲜花以鲜切菊花为主,如今盆栽更是百分之百卖不出。”

  他披露,出口的鲜花有季节性,内销的鲜花则是集中在初一十五、清明节等。清明节期间属于鲜花市场旺季,内销菊花量较往常翻倍,然而今年清明节,花农卖不到花。

  黄承毅说,根据去年的数据显示,我国出口的农产品中鲜花出口占97%,大致来自金马仑。金马仑的鲜花主要出口至18个国家,而日本的菊花市场主要由金马仑供应,如今日本的冠病疫情严重,直接冲击金马仑花农。

  “我国高达约70%的鲜花是出口至日本,如今航空运输成本飙涨,从每公斤6~7令吉,涨至15、18~24令吉,花农没有办法承担,唯有在花园直接摧毁鲜花。”

  他说,日本受到冠病疫情影响,购买鲜花者大幅度减少,加上越南的本地市场低迷,滞销的鲜花量也涌去日本,致使日本需求量大大下跌。

  黄承毅披露,我国实施行管令后,有75%的花农转型种菜,因为花农预测即使行管令解除,未来半年花卉市场也不会好转。

  尽管如此,他担心若农民一窝蜂种植同一种蔬菜,到时或会衍生蔬菜过剩的问题。

  “花农面对亏损不是短期之事,因为从种植到收成需要3~4个月。花农曾寻策解决,但真的没办法之下,只好直接摧毁花卉,把损失减至最低。”

  他曾带着滞销的菊花送往布城,借此感谢前线人员。其他的农民,一般上是忍痛摧毁及丢弃一旁,或是用作堆肥。

  他推估若冠病疫情缓和,鲜花市场最快也需半年逐步恢复需求,花农需在3个月前接到订单,才能开始种植。不过,当前是无法预测冲击多大,以及几时市场会恢复如常。

  金马仑花农公会会长李丙富则说,供本地及国外的菊花、康乃馨、玫瑰、向日葵、非洲菊等,因新冠肺炎疫情严重以致需求量大幅下跌,80%花卉被迫毁在园地。

  他说,行管令启动至今,保守估计花农已亏损达1亿令吉成本,因为肥料和工资都不便宜。然而面对销路受限,花农无奈毁花,严格来说也濒临破产边缘。

  本地花卉市场去年出口达5亿余令吉,今年因疫情影响出口市场,各国封城以致无法外销;加上本地市场不大,当地75%花农唯有重整园地,改种蔬菜维持生计。

Please try to reload the page if you cannot view the comments within a few seconds later.